http://wuxiaoboo.blog.cnstock.com/index.html

个人资料

上证快讯

博客精选

日历

信息

为什么会有“任大炮” 
2017-11-14 9:32:00
  随着知识产生机制、传播发生机制以及理念表达机制的变化,任志强式的企业家反倒比绝大多数的知识分子有更强的知识供给能力和观念传播力。
吴晓波:为什么会有“任大炮”

  一只破球鞋扔向正兴致盎然的演讲者,擦着脸就过去了,接着是另外一只。

  事情发生在2010年5月7日。这天下午,在大连举办的一场房地产千人论坛上,当华远房产董事长任志强上台的时候,一位25岁的年轻人用这样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他大学毕业后在市内上班,由于房价太贵,仍然和父母住在一起,因为买不起房子的缘故,他先后交往的两个女朋友最后都离开了他。

  任志强就这样被扔出了名。这一年还有人在天涯网上评选“全国网民心目中最欠扁的人”,排在第一的是日本首相小泉,第二名是台湾陈水扁,第三名就是任志强。

  出生于1951年的任志强是一个“红二代”,其父曾担任商务部副部长,他的企业华远房产也是一家国有企业,在风潮涌动的房地产业不显山不露水,做的并不突出。不过,他却因言辞坦率而出名。

  爱读书的任志强对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有自己的看法,并形成了一套足以自洽的理论。在他看来,这个畸形行业的所有弊病都是土地国有化所造成的,因为国家控制了供给权,从而使得土地具备了类货币的性质,成为政府调节宏观经济和财富分配的重要筹码。

  因此,在城市化的大周期中,房价将持续上涨,老百姓除了买房、买房、再买房,几乎没有任何可以抵抗的能力。当有人认为85%的中国家庭买不起房时,他很不屑地回答说,“买不起房为什么不回农村?”

  基于这样的逻辑,任志强成为了房价上涨派的坚定拥趸者,这也是他被扔鞋的原因。

  任志强原本与互联网没有关系,他不懂上网,不会用键盘打字,几乎可以说是一个网盲。用他的好朋友,也是地产商的潘石屹的话说,“他不断接受媒体采访,因为每一个人的表达不同,通过记者写出来,总有些出入,所以我在认识他过去好多年时间,他就天天在发脾气,说他们断章取义了,发脾气。”

  但是微博和智能手机的出现,“解放了任志强”。他突然发现,在手机屏幕上划拉几十个字,就能够把自己的想法直接告诉很多人。

  正是在潘石屹的鼓动下,任志强开通了自己的微博,从而愉快地走上了一条老年网红的道路。他成了一个严重的微博控,几乎随时随地都在“发微博或在发微博的路上”,在任何场合,都旁若无人地摘下老花镜,埋头看微博或写微博。

  在短短的五年多时间里,任志强发了9万多条微博,平均每天50条左右。这为他带来了惊人的3700万个粉丝——尽管微博的粉丝数带有很大的泡沫,但任志强的影响力却是真实的。

  在微博的世界里,任志强的真性情和鲜明个性吸引了很多人,他会跟不同意见的人持续地争辩乃至互怼,从不隐晦地表达自己的观点,爱恨分明到让人爱恨分明,因而有了一个“任大炮”的绰号。

  2013年底,央视在一篇报道中称“45家知名房地产公司欠缴土地增值税总额超过3.8万亿元”,华远地产也在欠税房企名单中。与其他房企的沉默不同,任志强在微博上列举了八大理由反驳,认为央视“愚蠢无知”,还声称要公开起诉央视。

  随着影响力的扩大,任志强的评论范围也在扩大。也是在2013年,他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图片,曝光上市公司攀钢钒钛“向长江直排污水,红色的污水含铁量超标近百倍。”当日,攀钢钒钛股票在盘前紧急临停。在这一年的《新周刊》年度评点中,62岁的任志强获评“年度新锐人物”。

  任志强、王功权及李开复等人的出现,模糊了企业家与公共意见领袖之间的界线,这似乎是近十年来值得关注的现象。

  在经典的学术语境中,知识分子与企业家有不同的责任模式,前者供应观念,后者供应财富。甚至在一些知识分子看来,当代的中国企业家似乎是不堪的一代,资中筠曾表达过这样的观点:“我原来寄希望于民营企业家,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许多民族资本家都是有理念的,而且他们以实际行动推动中国前进,可是现在我发现情况令我失望。他们要生存,非得跟权力勾结不可。那些勾结不上的,就没有安全感。”

  而在真实商业世界发生的景象,却与资中筠的观点并不完全吻合。相反,随着知识产生机制、传播发生机制以及理念表达机制的变化,任志强式的企业家反倒比绝大多数的知识分子有更强的知识供给能力和观念传播力。

  近二十年间,信息化革命以前所未见的方式将世界推平,与此同时,互联网、医疗、新能源、环保技术等一系列的技术革命,对人类行为及公共治理的影响和渗透越来越大,由此产生大量的专门知识。传统意义上的知识分子在这些领域的知识储备和获取能力,都表现得非常落伍。

  因此,他们对世界的解释能力在削弱,甚至他们的解释权也面临被争夺的危机。正在发生的这种知识权力的让渡,在公共领域里已经引起了极大的混乱和恐慌,知识不是出现了真空,而是呈现为多点爆发的状态。

  任志强的走红,便是新变化中的一个极端案例。

  他对房地产行业有一定的数据和历史研究能力,同时在移动互联网环境下,具有暴力化的、富有个性的表达能力,此外,他通过微博实现了自我媒体化。这些特质的叠加,使得这位并不成功的地产商人从一个小丑形象开始,由被嘲笑到被认真聆听。

  2016年初,因言论过激,任志强的微博被关闭。此后他把更多的精力投入于公益事务,他担任阿拉善协会会长,在沙漠地区种植小米,四处叫卖用他的名字命名的“任小米”。

  关于房价,他仍然抱持着自己的观点,他说,“有生之年我应该看不到房价大幅下降了。”

发表评论: